印度哈里亚纳邦禁止出售口香糖 号称预防新冠传播


曾光预测,“新冠肺炎下一步可能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形成高潮,更需要联合国、世界卫生组织,以及其它国家的帮助。”

在刘守英看来,目前中国粮食的问题不是总量的问题,而是结构的问题。“从数量上看,中国的水稻、小麦等主粮的数量是足够的。”

3月31日,世界卫生组织、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发表联合声明,呼吁各国在采取措施遏制疫情的同时,应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粮食供应链的冲击,防止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引发粮食危机。

而在近期,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王辽卫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也表示,我国粮食总产量连续5年稳定在6.5亿吨以上,近年来粮食储备体制机制不断完善,粮食储备充足,小麦稻谷等口粮品种库存处于历史最高水平。“主要出口国采取限制出口措施,可能会加剧国际市场粮食价格的波动,但对目前我国粮食市场的影响不大。”

曾光介绍,冠状病毒虽然有很多,但是引起世界关注的就只有三个,第一次是2003年的SARS,那时候还不是全球大流行,在其他国家基本没有传开,主要集中于华人。第二次MERS,就更局限了,主要集中于中东少数国家,病死率高,但是传播率弱,患病人数较少。第三次就是新冠肺炎,如今已在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传开,感染人数远远超过SARS,最终可能比SARS多一百倍都不止。

其中,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郊外的加勒廷(Gallatin)康复治疗中心,有100人感染新冠病毒,4人死亡。疫情暴发后,该康复中心所在的萨姆纳县(Sumner)官员安东尼·霍尔特(Anthony Holt)认为,责任在于,工作人员出现了新冠肺炎症状仍去上班,大量病人因此被暴露在病毒之下。

早在当地时间3月11日,谭德塞就宣布,新冠肺炎疫情“从特征上可称为大流行”。世卫组织将大流行(pandemic)定义为“一种新疾病在全球广泛传播”。从1月底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,到如今宣布构成全球“大流行”,意味着病毒在全球蔓延的趋势并未得到遏制,严重程度与应对难度皆有所增加。

“目前粮食的生产端和供给端并未出现问题,但在多个国家封国封城的背景下,部分粮食供应链暂时中断。作为应急物资的粮食和食品最容易引起恐慌,而恐慌本身会加剧粮食的囤积,也容易带来资本市场的炒作。” 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守英说。

目前看,巴西、阿根廷的疫情形势严峻。截至当地时间3月30日18时,巴西全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579例。巴西政府宣布3月30日起,所有不持有巴西身份证的外国公民均不得搭乘飞机入境巴西。作为全球第一大豆粕和豆油出口国的阿根廷,目前已有820例新冠肺炎病例,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3月29日表示,将把全国强制隔离期延长至4月中旬。

“中国还没接近尾声,只是进入了新的阶段,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况下,中国进入不了尾声。”